微信公众平台

微信公众平台

手机二维码

手机官网

重庆利龙科技产业(集团)有限公司页面版权所有 渝ICP备19003862

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重庆

CULTURE

文化资讯

利龙集团董事长张本焱:70岁再出发 仁心匠心筑造“中国心”

浏览量

 

中国有60万重症心衰患者

心脏移植是他们延续生命的唯一办法

60万比300

巨大的需求缺口亟待填补

“重庆造”人工心脏应运而生

 

从熟悉到陌生

面临跨行业的巨大鸿沟

76岁的张本焱再度启程

用仁心 匠心 造就“中国心”

 

站在巨人肩上

探索高端医疗器械的国产化之路

《重庆专访》对话

利龙集团董事长张本焱

听他不安分背后的心路历程

分享企业家的创新思维

 

 

不久前,全国首例获批上市的人工心脏移植手术在四川省人民医顺利实施。42岁的患者处于终末期心力衰竭,预期寿命只剩几个月,在等不到供体的情况下,患者等来了刚刚上市的人工心脏——“永仁心”。手术后,一个鲜活的生命得以延续,而永仁心背后的研发故事也引起了第1眼记者的好奇。

 

利龙集团董事长 张本焱:人工心脏是我们比较通俗的名称,实际上,它科学规范的名称是叫心室辅助装置。主要是从左心室把血液吸入血泵以后,通过血泵的离心力把它再输入到主动脉里面,促进全身的血液循环。 记者 田园:也就是说,它是被植入到人体的左心室里边,而不是人们以为的“换心”?
张本焱:是的,心脏当然仍然是要保留的,它只是对心脏起到一个辅助的供血的功能。
田园:那我问一个很“小白”的问题,它如果是一个植入性的设备的话,它是不是有一个使用周期?
张本焱:按照我们的技术设计是30年的使用寿命,现在最长的患者在日本,已经使用了超过10年了。

 

76岁的张本焱思维缜密,精力旺盛,作为把“永仁心”引进中国的最大功臣,他低调务实的行事作风起到了决定性作用。2014年,张本焱70岁,他旗下的利龙集团正在汽车零部件制造领域做得风生水起,一个偶然的机缘,与他长期合作的日本HI-LEX集团收购了一家医疗器械企业,而对方的拳头产品正是人工心脏。

 

 

田园:以前没有那么一个产品问世,但其实这个需求是早就有了, 您是看准了这个需求在做这个事情?

 

张本焱:我们接受挑战,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。因为当时一个偶然的机会,重庆市的领导了解到,我们和一家日本企业准备通过进出口贸易的方式,把国外人工心脏引入中国。当时的领导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可以填补国内空白,所以就邀请外方到重庆来,希望外方能够在重庆建立合资企业。由于我们和日方已经有20年的合作基础,彼此之间建立了相互信赖关系,所以日本方面就同意了这么一个想法,当时提出的条件就是希望跟我继续合作。

 

 

从汽车零部件制造领域转入另一个赛道,70岁的张本焱开启了事业的新征程,而随着他对医疗行业的进一步了解,他也庆幸当时的决定。数据表明,全球有2,600万心衰患者,中国就占了一半,其中严重心衰患者达到60多万人。供需的极度不平衡,也呼唤心脏移植的替代产品早日用于临床,而人工心脏正是活体移植之外唯一有效的治疗手段。

 

 

张本焱:心脏的供体是非常有限的,而且还要能够配上对,这就有比较大的难度了。
 

田园:据您的了解,难度到底有多大?我们心脏移植的需求量到底有多大?
 

张本焱:心脏移植,现阶段我们国家一年大概有300多例到400例。但是,这种供体是远远满足不了重症心衰患者的需求的。
 

田园:我们这个产品,“永仁心”没有研发生产出来之前,可以进口国外的同类产品来做手术移植吗?
 

张本焱:不行的,因为国家对于医疗器械有非常严格的规定。尽管一些发达国家,他们已经有人工心脏这些成熟的技术,但是要进入我国,仍然是需要经过国家药监,按照法律、法规以及伦理各个方面的要求进行严格审查,这也是主权问题。

 

 

在多方共同努力下,2014年,重庆永仁心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挂牌成立,按照“日本技术,中国制造”的理念,开启了人工心脏的国产化实践。

 

 

田园:我们知道,永仁心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是一家中日合资的企业,现在大部分的零部件应该都是日本进口的,包括它的专利也是日本公司的,那么,我们怎么理解现在所说的国产化呢?

 

张本焱:国产化是这样的,零部件是从日本进口的,总装技术、测试的技术是在中国进行的。 我们是想,通过不断地实施国产化,能够全面地掌握人工心脏从研发设计到它的零部件的精密加工制造,能够掌握全套的技术,但是这确确实实是需要一个过程的。

 

田园:您刚提到的,比如说有些零部件的国产化的话,它可能需要相关的配套企业具有这样的生产和研发的能力。您觉得,现在在重庆那么一个大本营的话,它具有这样承接能力的企业吗?

 

张本焱:人工心脏是一个综合学科的反映,它涉及到材料学、流体力学、电子、电子控制、生物医学方方面面的综合学科的运用。目前,对于精密加工制造这一部分,也是有know how(专有技术)的。所以,对于关键的血泵的制造,我想可能还要由我们来自己掌握。

 

 

张本焱说,除了零部件的研发制造,他和团队还面临诸多挑战。比如,跨行业的法律法规的学习、多种尖端学科的综合运用,一系列科学实验以验证......当然,人工心脏领域特有的“三分手术,七分护理”的术后康复,也需要团队消化吸收,建立一套自己的经验。2019年,重庆造“永仁心”获得中国医学科学院颁发的2019年度中国医学重大进展奖。

 

 

 

张本焱:这几年最大的收获,我觉得尽管我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,我们也是采取拿来主义,引进了国外先进技术。但是,我们非常庆幸的是,由于我们各个方面的工作都做得非常精细严密,所以,我们实现了零死亡无严重并发症的“全球最佳临床实绩”。这一点上来讲,我们就超越了日本和美国。这里面主要还是由于一个就是产品,确确实实我们达到了日本的同质化的水平。第二,说明中国的医院,他们的医术是非常精湛的。第三,我们的临床护理管理团队的工作确确实实也是做得非常透彻的,使得患者的存活率能够有那么一个好的效果。真正让我高兴的是,我们每一例临床患者都能够通过手术,获得第二次生命。特别是我们完成15例患者的救治以后,国家药监总局提前批准了我们的注册登记,这是我感到非常欣慰和高兴的。
 

田园:我觉得,作为一个后辈来听您讲创业的故事还是很受启发。很多时候,我们在面对人生的重大选择的时候,会犹豫或者退缩。您觉得是哪些方面,会让我们更加坚定?不能是鲁莽,需要有策略性的,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好的意见呢?
 

张本焱:我认为除了要进行科学的决策以外,更重要的我们能够看到事物背面的它的本质的东西,所以,这个也不断地需要有创新思维。日本的“商业之圣”叫稻盛和夫,他有一句名言就是:成功的公式=思维方式×激情×能力。那么这三个要素,思维方式、激情和能力,如果有一种要素是0的话,那么你的结果就会是0,也就意味着不可能成功。所以,思维方式对于企业家来讲是非常重要的。那么,我们除了要进行定量的数据的分析,很大程度上还要进行定性的分析。

 

 

田园:您关于企业家和决策者区别的论述,我觉得很精彩。您说到管理者决策主要靠的是基于数据之上的硬知识,而企业家决策更多的是依靠软知识,是要看到数据之外人家看不到的东西。您觉得,您当时在70岁高龄的时候还决定做“永仁心”,是不是看到了一般人看不到的背后的东西?
 

张本焱:您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,最近我们也在做(企业)“十四五规划”,我们有一个思维的模式叫做“五看三定”。五看,看宏观经济环境行业的变化,看我们的世界技术发展的趋势,看市场的客户需求趋势,看我们的竞争对手,看自己的核心技术,在这个前提下面,我们来定方向、定产品、定时机。作为医疗器械产业来讲,国家也出台了"健康中国"的国家战略,在这样的一个宏观背景条件下,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朝阳产业。所以,我们也是毅然决然投身到医疗器械行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采访视频连接: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TdTl6Oii3ozvFOuMkFT5sQ

 

(来源第1眼-重庆广电记者 张嘉 田园 张帆 曽石)